<address id="xjdb7"></address>

      <form id="xjdb7"></form>

                <address id="xjdb7"><listing id="xjdb7"><meter id="xjdb7"></meter></listing></address>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找資訊 > 能源市場定價不等于單純漲價

                    能源市場定價不等于單純漲價

                    發布時間:2018-10-10來源:節能設備供求平臺

                      面對錯綜復雜的能源形勢,2007年最讓人矚目的莫過于年末《能源法(征求意見稿)》的正式對外公布。   該征求意見稿直指能源定價機制,并旗幟鮮明地提出了以市場為主導的能源定價原則,其表述為“國家按照有利于反映能源市場供求關系、資源稀缺程度、環境損害成本的原則,建立市場調節與政府調控相結合、以市場調節為主導的能源價格形成機制。具備市場競爭條件的能源產品和服務價格,實行市場調節價”。   能源定價機制作為整個能源改革的核心,牽一發而動全身。長期以來,能源定價機制不完善,能源價格水平和定價機制沒有完全市場化,能源價格不能反映能源的內部成本和外部成本,導致能源低價消費的現狀,更與能耗降低的節約型社會體制失之千里。   艱難的市場化轉型   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中期開始,市場化改革方向確立,能源體制改革開始加快,但能源定價機制改革卻困難重重。   1993年,我國放開統配煤礦價格,逐漸向市場化過渡,但在很長的時間里遺留著供需形成市場價格與政府指導形成合同價格的“雙軌制”。去年底,政府終于明確表態不再具體負責雙方談判,讓煤電雙方協商,但直到2008年煤炭產運需銜接會,國家發改委雖再次明確“繼續堅持煤炭價格市場化改革方向,落實供需雙方企業自主協商定價權”,但同時也表示國家希望電煤價格保持穩定,不要給明年的經濟運行帶來太大壓力。   不管怎樣,在各類能源中,煤炭的市場化水平是最高的。與之相比,在電價改革方面,雖然1998年國家取消了許多額外電價項目,但是目前電價仍然沒有形成競價上網的完整市場。   在原油和成品油方面,實行了以月度為基礎的、與國際市場掛鉤的體制,但受制于國際市場油價的波動,具有滯后性,指導性也不強。   今年一次由國家發改委牽頭組織的天然氣定價機制改革研討會就當前我國能源價格改革的共性問題進行了探討。其主要包括:能源價格改革的配套措施并沒有相應地得到完善。比如電力價格改革滯后于煤炭市場化改革,造成了“市場煤”和“計劃電”的矛盾,雖然實行了電煤價格聯動機制,但是這種機制的行政色彩較濃厚,結果就造成了煤炭供應商依靠市場,電力集團依靠行政干預,二者難以達成協議的矛盾。另外,原油市場價格與成品油市場價格改革的不同步,也造成了成品油價格倒掛的現象。   其二,能源巨頭單純地強調與國際接軌,容易造成普通百姓為能源價格改革的成本買單。由于長期以來我國許多重要的能源價格低于國際價格, “與國際接軌”似乎成為相關行業要求價格上調的正當理由。事實上,我國的人均GDP根本無法與國際水平相比,百姓的消費水平也與國際水平有相當大的差距,看似合理的“與國際接軌”其實損害的是消費者的利益。   其三,能源領域壟斷勢力的存在,給能源價格改革增添了更多的不確定性因素。如國內能源企業在石油上游產業中已經賺取了較高的利潤,再加上在管道等方面的壟斷優勢,他們的虧損相對于高額的利潤并沒有那么嚴重。如果相關能源漲價,頗有大眾為壟斷企業利潤買單的嫌疑。這些企業大多強調其虧損的一面,卻掩蓋了其在市場化條件下對能源價格較強的控制能力。   這些問題的存在,決定了我國的能源價格改革將是一條漫長的道路。   市場定價不等于漲價   低價能源是我國的能源消費現狀。由于我國資源性產品價格不能反映資源的稀缺程度以及環境成本,這種低價能源消費現狀既不利于轉變經濟增長方式和構建資源節約型社會,也不利于可持續發展。   為了能使能源價格既反映內部成本,又反映環境、勞動力、資源稀缺程度等外部成本,推動能源節約體制的形成,國家從去年陸續出臺了一系列政策。去年以來,油、氣、水、電等資源產品經歷了多次漲價。很多人認為,要想改變浪費資源的習慣,必須要把資源價格漲上去。中國能源網執行副總裁韓曉平則認為,漲價不能解決能源產品成本與價格倒掛的死結,關鍵是要改變目前的定價方式。“能源價格包括價格水平和定價機制兩項內容。現在能源價格水平沒有與國際接軌,如果說改革就是漲價,我們可以通過漲價縮小與國際能源價格的水平差距;但是核心的定價機制沒有解決,沒有完全市場化,仍然被多方利益集團壟斷,這樣的改革只能改價格水平,必然要導致消費者的不滿。”   發改委經濟運行局副局長朱宏任也反對“節能降耗意味著能源漲價”這種觀點。他指出,作為一種公共性商品,能源價格還必須要考慮到社會的價格承受能力,漲價不是惟一的辦法,向能源行業內部要利潤,提高管理水平,降低自身能耗和成本,才是正確的出路。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則認為,成功的能源價格改革不僅是能源價格與國際接軌,目前更為重要的是形成透明的定價機制,每個環節都清楚地讓消費者知道。比如對油氣價格,可以調高到目前的國際價格,但是要加大對石油開采資源稅的征收,政府以此來補貼應該受到補貼的消費者,并明確在油價形成環節中,哪些環節是由財政補貼的,補貼多少,這樣老百姓就可以清楚能源企業的利潤來源和利潤是多少,從而能夠接受油價上漲和下調的事實,確保整個社會的和諧與穩定。這樣的能源價格機制還可以使能源價格與國際接軌,能上能下,必要時,還可以用特別基金來穩定能源價格,使其避免大幅度波動。 (張帆)

                    免責聲明:本網所展示的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發布企業負責,真偽自辨,交易前一定要慎重考慮。

                    本站不承擔任何責任;本站有部分信息和資料來自會員發布和網絡搜集,如有侵權請來電告知,本站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09-2020 節能設備網 ALL Right Reserved         

                    山东11选5